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6319|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深圳风采2019087: 萬小刀:薛蠻子涼涼記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2-24 11:16:2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2010年秋天,57歲的薛必群,注冊了一個帳號,名為“薛蠻子”。此后不過兩年,大火,成為橫跨投資、公益、公知等多個圈子的微博大V,風光可與他13歲時做紅衛兵排長媲美。

  然而,其興也勃,其涼也忽。

  這位出身顯貴,曾獲“最佳天使人獎”,被周鴻偉稱為“中國天使投資第一人”,座上客有吳鷹、李開復、徐小平、陳一舟、謝文、鄭淵潔等等明星名人的“薛老”,如今已因“聚眾淫亂”“偽慈善”“ICO詐騙”等劣行,身敗名裂,徹底涼涼。

  從一呼百諾的投資界大佬大V,到被投資圈追殺和綁架威脅,全民討伐,乃至不得不出國避難、東躲西藏的反面典型,薛蠻子到底經歷了什么?

  一、

  故事得從1953年說起。

  那一年,薛蠻子剛出生,高官父親為他取名“薛必群”,意為“必須依靠群眾的力量”。

  今天看來,這名取得十分高明,像個預言。

  不信你看多年以后,當這小孩頭發花白時,果然依靠“網絡群眾”的力量,成為大V。

  不久,又依靠“朝陽群眾”的舉報,被我執法機關,從聚眾淫亂的犯罪現場,搶救到拘留所。

  最后,又因自己行為不端,昔日“網絡群眾”反水,載舟之水亦覆舟,薛蠻子成為過街老鼠。

  真是成也群眾,敗也群眾。必群一名,果然不假。

  子孫不肖,為尊者諱,薛蠻子父親姓甚名誰,官居何位,就不提了。

  反正從小,薛蠻子家里經常來打麻將的人是鄧設計師和市長吳晗等,幫著捏泥巴的是劉開渠,作文是沈從文幫指導,小學同學是劉少奇之女劉婷婷、朱德之孫朱和平,以及李先念的兒子、胡耀邦的女兒……非常好奇,那時候要搞個家長會,老師還敢不敢訓家長?!

  薛蠻子長到七八歲時,正是著名的60年代,那個時候的熱詞多年不變,所有的榜單都被一個字橫掃,那個字就是:餓。

  但薛蠻子與餓無緣,他的童年是貴族式的,豐衣足食,前呼后擁,儼然一個公子哥兒。

  1966年,那場史無前例的運動爆發,薛蠻子的父親被隔離審查,隨后母親下放到五七干校,北京家里只剩薛蠻子一人,學業中斷,無人問津,昔日往來頻繁的親友們,也都人人自危。

  后來,局勢更加動蕩,“紅衛兵”興起,薛蠻子當時才13歲,便已懂得審時度勢,迅速表明立場,加入紅衛兵組織。從此身著綠軍裝、臂戴紅袖章、手握紅寶書,以“破四舊”名義對人民群眾進行“打砸批斗”。因為砸得猛,批得狠,他很快晉升為紅衛兵排長。

  然而風光不過2年,這種嚴重破壞社會秩序、踐踏民主和法制的行為,便引起人民普遍不滿。

  于是1968年底,在最高指示下,“紅衛兵”退出政治舞臺中心,被新出來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取而代之。

  15歲的薛蠻子見風使舵,跟著“上山下鄉”的隊伍,奔赴內蒙。

  在烏拉特前旗的一個村子,從小當慣了公子哥兒的薛蠻子,先學干農活,干不好。又被安排去放羊,羊跑了,他追,沒追到,自己的胳膊卻摔斷了,被草原人民好一頓戲謔。

  更難熬的是,少年薛蠻子,在自己15年的人生里,頭一次結識了一位新朋友:餓。

  他在北京時,因為家境優越,完全沒有想到當時農村的生活水平,竟然差到了那個地步,對他來說是新朋友的餓,對農民來說,其實早就是老朋友了,有的還是世交。

  與餓共舞的日子里,他偷過土豆、蘿卜、白菜。冬天,地里沒吃的時,就去廚房里偷芝麻醬。

  這樣的苦日子,一過就是2年。眼看北京一直沒有調他回去的機會,薛蠻子決定與餓絕交,于是自己創造機會,從公社里搞了100多塊錢,連夜逃回了北京。

  當時的100多塊,可不是小數目。所以,據說那個村里的王干事,因此大受處分,至今還守著這位小薛同學的戶口,念念不忘這筆錢。

  二、

  回到北京城的小薛無所事事,成了無業游民,整天跑到前門侃大山。

  薛母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就讓他跟著蕭乾和陳占祥去學英語,于是小薛很快和一大批人打得火熱,全是那個年代失勢的知識分子,比如沈從文、翁獨健、賀麟、沈有鼎、金岳霖。

  他還跟著華攬洪學習了法語。

  有了兩門外語加持,小薛學習世界史時如虎添翼,這也為他以后人生進階埋下了伏筆。

  1976年到了,老薛終于平反出獄,看兒子沒個正經差事,馬上寫信給以前的老戰友。

  于是,23歲的小薛謀得了一份文物出版社的工作,負責每期《文物》英文目錄,從此告別了底層混社會的日子,每天混跡在一眾文物大師間打醬油。

  那時辦公地點在故宮,于是小薛每天逛故宮,就像逛自家后花園似的。時間一長,他對故宮十分了解,后又聽過溥儀的親述,所以許多年后,他為孫正義、楊致遠等人當導游講解時,儼然行家,底氣十足。

  1977年,高考恢復,當時的小薛,正忙于和故宮里“無人認領”的文物寶貝們,發生著微妙的關系,加上已是24歲“高齡”,所以沒動上大學的心思。

  不料次年,研究生也恢復了招生,且不考數理化。這對于只有初一基礎的小薛來講,簡直喜出望外,經過分析,他選擇了社科院歷史研究所新設立的專業“中外關系史”,憑著英法兩門外文功底,以及對世界文化的兼而懂之,出奇制勝,取得了專業課全國第一名的成績。

  老薛為此很自豪,特意獎勵小薛100塊錢。小薛很得意,他感覺自己的輝煌時代又要回來了。

  研究生讀了一年,小薛申請,并獲得了,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全額獎學金。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是美國排名前十的公立名校,獎學金門檻非常之高,1980年美國的人均收入僅為1萬美元,小薛拿到的獎學金是每年2萬美元。為毛呢?這得感謝當時的美國駐華大使館一名叫簡慕善的官員,是他向加州伯克利寫了一封推薦信,贊揚小薛為“中國的出類拔萃之輩”,若不給他獎學金,將是“本校永久的遺憾”,云云。

  此外,據說CIA(美國中央情報局)自1953年起,便通過福特基金會等民間組織,給美國34所大學撥款數以億計的美金,名義上搞區域研究,實質是培植親美精英,收集各國情報。

  而小薛留學的加州大學伯克利東亞系,正是其中核心機構,常從世界各地尋找“種子”,接收小薛的那位,正是伯克利加州大學東方語言文學系主任。當時小薛的父親老薛,可是中國最高級別的對外聯絡官員之一,非常符合“種子”條件。

  于是小薛赴美,不知接受了什么教育,反正多年之后,他在微博等平臺上,對中國的紅色歷史不停攻擊,甚至曾公開稱老爹的革命是“暴民起義與痞子運動”……

  三、

  上世紀80年代,洛杉磯是眾多華人追逐美國夢的地方,27歲的小薛,被伯克利錄取后,等不及9月份開學,便于5月21日興沖沖地飛了過去。

  這一年,24歲的詩人顧城,發表了兩句詩:“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br />
  小薛來到資本主義社會,很快就喜歡上了這里的花花世界。一段時間里,他靠著那些與故宮里的寶貝們發生微妙關系賺的錢,日子過得多姿多彩。

  而他對女人的嗜好,也變得多姿多彩起來。

  靠著口袋里的錢,還算帥的面孔,再加上流利的英語,小薛的足跡遍布美利堅各州市,后宮團里,活躍著各種膚色的洋妞,他對人體工程學的探索,在這里,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施展。

  女人是很燒錢的,很快,小薛那些錢和獎學金都被揮霍一空,生活質量急劇下降。

  而在“金錢為王,贏家通吃”的資本主義社會里,小薛靠忽悠吃飯的本領,也很快被人唾棄。

  怎么辦?就在他出國那年,薛父薛母已雙雙辭世,無老可啃的小薛,經濟來源只能依靠自己。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資本世界里,機會還是有的。很快,小薛在??峽吹揭桓齷?,有人招懂漢語拼音的翻譯。

  發布招聘信息的,是大薛7屆的經濟系學長——日本人孫正義,他和中國臺灣人陸弘亮,發明了一個包含32種語言的自動翻譯機,急需中文翻譯。

  當時伯克利中國留學生非常少,于是,來自北京的小薛,憑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很快就被選上。那時,和薛一起工作的,還有一位叫賴聲川的同校戲劇博士。

  項目結束后,小薛獲得7000美元報酬,他花2000美元買了人生第一輛汽車,感覺十分幸福。后來,孫正義回到日本,把機器賣給了夏普公司,價格是100萬美元。

  從此,小薛的價值觀開始轉變,將專業從“中外關系史”轉到“中美現代經濟關系史”。

  但是小薛,沒有拿到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畢業證。

  就在畢業前一年,他收到德國蒂森(Thyssen)鋼鐵公司下屬的一家貿易公司的入職邀請,3.5萬美金年薪的誘惑,最終讓他放棄學業,離開洛杉磯去了紐約。

  四、

  這家公司福利不錯,員工買房,可提供20年無息貸款。于是小薛先買了一套小房子,后轉手,賺了一筆。如此反復,通過低買高賣,倒騰房子,一年賺了12萬美元。

  有點小錢之后,小薛再次活躍于紐約華人社交圈,很快認識了一位北京女孩,就是后來大名鼎鼎的導演胡安。同在北京長大,同為動亂后最早一批赴美學生,兩人很快走到一起。

  那時的胡安還沒涉足影視,正在一家跨國公司做事。在美國早年的闖蕩中,她做過幾十種工作,半工半讀完成學業,畢業于紐約商學院。

  多年打拼,胡安比小薛更懂得資本運營之道。小薛的地產投機事業,有了胡安的加持,迎來大躍進,很快完成了初始資本積累,后來他干脆辭去工作,全職做房地產投資,不斷尋找房地產價值洼地。

  這時,國內的某央企集團開始拓展海外市場,小薛便利用自己的熟人關系,以及央企負責人對美國不熟悉等主客觀條件,忽悠該央企集團去美國西部炒房,自己從中賺取高額中介費,獲得了人生第一個100萬美金。

  這下真有錢了!

  薛胡二人的生活水平直線上升,曾做過大歌星惠特尼•休斯頓的鄰居,買下占地三四十畝的山頂莊園,跟猶太客戶做生意,也附庸風雅地收藏一些西洋名畫。

  當然,在胡安影響下,小薛還學到了一項重要的本事——投資。

  1991年6月,一個名叫王祖光的中國留學生,在浙江跟人合伙,辦了一家做通訊設備的宇通公司,經營得不太好,想賣給小薛。小薛便拉來在美國認識的臺灣同學陸弘亮,兩人各出25萬美元,買下了王祖光的宇通公司,改名Unitech公司,由陸弘亮擔任董事會主席兼CEO。

  4年后,陸弘亮和國內通信軟件大佬、斯達康的CEO吳鷹坐在一起,聊了聊,便決定以對等股份進行合并,成立UT斯達康。

  合并前夕,兩家公司創始人等一行5人去日本見孫正義找投資。彼時的孫正義已是著名的天使投資人,聽完吳鷹的30分鐘演講后,決定為UT斯達康投3000萬美金,占30%的股份,于是這家小靈通的鼻祖,就在這幾個人的手里活了過來。

  五、

  1996年,薛蠻子43歲,事業順風順水,在美國華商圈小有名氣,人脈眾多,很多同鄉有困難都會找他通路子。

  那一年在故宮打醬油的小薛,已經成為薛總,再也沒有人叫他小薛了。

  小薛成為薛總之后,有一對來自中國貴州的夫婦找他幫忙。其中男的叫劉博,女的叫丁瑋,和他們一起逃到美國的,還有被他們卷走的1.2億元巨額贓款。

  原來這位劉博,和薛蠻子一樣,是個官二代。其父劉正威,曾任貴州省委書記,其母閻健宏,曾任貴州扶貧脫貧一把手。后因勾結褚時健倒賣上萬件紅塔山香煙供應指標,巨額貪污,閻健宏被執行死刑。

  事發后,劉博攜妻丁瑋潛逃美國,人生地不熟,幾經介紹,認識薛蠻子。薛蠻子對劉博十分熱情,萬分垂涎:

  一,如此巨款,不義之財,不搞白不搞。

  二,劉大官人的小媳婦不錯,年輕貌美,嘿嘿嘿嘿嘿。

  于是略施手段,一來二去,丁瑋果然被見多識廣的薛蠻子所吸引,兩人明修棧道,暗結珠胎。

  在薛蠻子運作下,丁瑋與劉博離婚,分走大部分財產,隨后,薛蠻子和當時已經棄商從藝的導演胡安離婚,迎娶丁瑋。

  憑借丁的這筆“巨額嫁妝”,薛蠻子成立了投資公司,而丁瑋也成立了歐致寶珠寶公司。雖是半路夫妻,二人卻一拍即合,如魚得水,混得風生水起。

  可憐劉博賠了夫人又折金,欲哭無淚,其貪官母親閻健宏若泉下有知,一定不會瞑目,她付出生命得來的那筆贓款,最終卻便宜了八桿子打不著的薛蠻子。

  六、

  投資生涯前期,薛蠻子的表現還是個普通人,腳踏實地地運用資本投資杠桿,有吃虧,也有成長。

  1999年,馬云在創立阿里巴巴初期,找過薛蠻子和孫正義,薛蠻子在接觸馬云后毫不留情地表達了鄙夷:“這廝長成這樣,有什么前途?”自己不投,也勸孫正義別投。最后他投了王峻濤的8848網站,孫正義投了馬云的阿里。結果8848沒多久就失敗了,阿里則為孫帶來了2500倍的回報。

  2000年,王功權邀請薛蠻子去看周鴻祎創建不久的3721,他又一次表達了不屑:“什么叫不管三七二十一啊”。三年后,雅虎以1.2億美元收購了3721,薛蠻子才捶胸頓足后悔不迭。

  2000年3月,UT斯達康上市,投了1.6億美元占股近50%的孫正義是最大贏家,薛蠻子僅跟其后,2001年,他拋掉斯達康的全部股票,大賺1.2億美元。

  從此,薛蠻子搖身一變,披上“著名職業投資人”的黃馬褂,投了中國早期的許多網站,由此成為中國最活躍的天使投資者之一,風光無限。

  因為有兩次與巨額財富擦肩而過的教訓,2006年,薛蠻子投資李想的汽車之家時,看完財務報表就決定投投投。

  后來,汽車之家上市當天,市值達到40億,薛蠻子快瘋了!

  事業如此成功的薛蠻子,依然在美國過著美式生活,是大家口中的查理斯•薛,他拒絕接觸國內媒體,在他的表述里,當時他賺的錢都是洋人給的,跑回中國出名沒有好處,因為“中國人的嫉妒心,中國人的是非,中國人的啰嗦,我他媽的深惡痛絕”。

  這么討厭中國,為毛投的公司全是中國企業?除了有利可圖,更重要的是他在美國吃了官司。

  早在UT斯達康上市之前,薛蠻子曾欺騙一位姓王的女士,說未上市的股票,只允許他這種內部高管認購,忽悠王把手中的4萬股低價賣給他,王女士信以為真,就以每股4.5美元的價格全部轉賣給了他。

  后來沒幾個月,UT斯達康就上市了,當天每股漲到了60美元,薛蠻子以十幾倍的價格差,大賺一筆。

  王女士發現上當,就把薛蠻子告上法庭,并打贏了官司,但是薛蠻子卻拒不執行,他的理由是:這錢吃進去了哪還有吐出來的道理!

  此外,薛蠻子的二婚妻子丁瑋,在美國那位前夫劉博,此時也回過味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時不時要找薛蠻子算帳。

  薛蠻子看美國恐怕呆不下去了,便于2008年,變賣美國房產,帶著妻兒回到北京定居。

  七、

  55歲的薛蠻子,早已實現了財務自由。

  回北京后,他在朝陽公園對面買下一套30層的頂層宅子,以“知名華人投資家、著名天使投資人”的身份重新編織圈子,很快在國內一頓猛投。

  幾十個項目的投資有去無回,再加上與孫正義、熊曉鴿等多位投資大佬的深厚私交,媒體開始關注起他來了。

  2010年秋天,57歲的薛必群風格大變,主動經營自己人設,成為微博大V“薛蠻子”。

  他開始做公益,做慈善,呼吁免費午餐,發動大病醫保,以“微博打拐發起人之一”自居。

  他還高調宣布自己確診直腸癌,打造樂觀的“抗癌英雄”人設,進一步贏得公眾好感。

  頂尖的投資人脈和熱心公益,讓他的圈子越來越大。

  2011年,薛蠻子58歲生日宴,吳鷹、李開復、徐小平、陳一舟、謝文、鄭淵潔、周鴻祎、陳志武、熊曉鴿等80多位投資界及企業界、文體界的大佬朋友,都來捧場。

  這時別說小薛,大家連老薛都不喊,直接尊稱他為:薛老!

  不久,薛蠻子成立慈善基金會。

  不明真相的群眾還以為薛蠻子要開始發揚人道主義精神了,但實際上,他的基金會只是發起公眾捐款的幌子。老奸巨滑的薛蠻子,先找到或發起一個話題,再利用自己的號召力引爆話題,然后通過媒體官宣,成立該項目基金,自己先捐點,再號召大家來捐,但帳目從不公示。

  這套路,是不是似曾相識?

  沒錯,姜文導演的電影《讓子彈飛》里:縣長先讓豪紳出錢,帶著百姓捐錢,豪紳捐了,百姓才能跟著捐,錢到手后,豪紳的錢,如數奉還,百姓的錢,三七分成……

  比如,“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最美抗癌女孩“魯若晴”,因微博大V 作業本轉發后引發高度關注,很快成為全國矚目的同情對象,薛蠻子見狀,就興沖沖地跑到醫院,高調地用8萬元,換來了100多萬捐款的“發起人”美譽。

  而同一時期的另一個女孩黃渝萍,則因事件毫無影響力,薛開始答應給她幫助,事后又不理她,不久后黃即離開了這個世界。

  然而狂熱的群眾,看不到背后的陰暗,薛蠻子的粉絲一漲再漲,聲望達到頂峰。

  那個時候,微博江湖的炒紅分為三派,薛為了擴大影響力,整合了第一和第二大門派的杜子健、蔡文勝,整合后的公司取名“華藝”,掌握的粉絲數以千萬計,甚至還與微博官方結成戰略聯盟。微博也像當年的故宮一樣,儼然成了他的后花園。

  隨后,薛蠻子開始繪制“公益創投”的商業藍圖,利用“公益+民生+環?!鋇耐庖呂窗八痘偷男槲蹦諦?,干了不少投機倒把的壞事。

  比如,以“?;す漚ㄖ蔽⑵鶘轎鞴漚ㄇ讕戎?,呼吁大量人士前往參訪。而負責采訪團的旅游公司,正是薛蠻子投資的公司。

  比如,推出“買手表一塊就捐款50元”的萬表網,也是薛蠻子的投資項目。

  再比如,制造PM2.5空氣水源的污染恐慌,引出的“三達凈水器”,也是薛蠻子正在參投的產品。

  嘴里說的都是公益,心里想的都是生意。這便是薛蠻子的真實面目。

  八、

  2012年6月,方舟子打假薛蠻子,質疑其代言暴風的行為,是一場公益與商業結合的販賣活動,全網一片聲討,薛蠻子說要對薄公堂。

  反擊之聲挺嚇人,不過好戲在后頭。

  2013年夏天,薛蠻子在網絡名人座談交流會中起誓,表示一定嚴格遵守七條底線,杜絕網絡謠言,發揮正面作用。

  誰知沒幾天,在微博上與薛蠻子打得火熱的秦火火,因散布“7.23”動車事故等多個謠言被批捕。8月21日,央視在新聞畫面中打出了“薛蠻子、秦火火,網絡謠言最大黑社會”的標語。

  薛蠻子以被秦火火誤導為由,極力為自己開脫,誰知一脫不可收拾。

  2013年8月23日,60歲的薛蠻子被朝陽群眾舉報,招嫖多名女性,聚眾淫亂,還欠嫖資……網絡一片嘩然,最諷刺的是,就在8月20日發布的微博中,薛蠻子還道貌岸然地諷刺嫖客。

  央視《新聞聯播》3分鐘報道,戴著手銬的薛蠻子形象盡毀。

  7個月后,薛蠻子辦理了取保候審手續。

  出獄之后,他在微博發布悔改宣言:“為自己的不自律和過錯向家人及粉絲致歉,未來會繼續堅持公益事業,一如既往地支持年輕人創業?!?br />
  網友大罵無恥,擁有1100多萬粉絲的薛蠻子,徹底涼涼了。

  投資圈也風云突變,“中國天使投資第一人”的光環,已被新東方出來的徐小平奪走?;褂行┯惺盜Φ拇匆嫡?,竟然公開表示拒絕薛蠻子的投資。

  但薛手里還是有些錢的,于是一些“旁門左道”的項目找上門來。

  薛便在巴結和簇擁下,6個月內連續投了34個創業項目,什么女同交友軟件、成人用品、cosplay、互聯網金融,等等等等,總之,都是些奇形怪狀、亂七八糟的項目。

  無一例外,都不賺錢,甚至很快倒閉。

  不知是否因為錢都敗完了,后來的薛蠻子,干脆自己不出錢,只以顧問名義站臺,對外宣稱已經投資,但是實際不出資金,項目方給他干股。

  接下來的三年,昔日著名的薛蠻子,就在站臺或者去站臺的路上,各種奔波了。

  慘嗎?其實不算。原因有二,一是咎由自取,二是,后面更慘。

  九、

  2017年7月,64歲的薛蠻子,與幣圈大佬李笑來搞到了一起。自封的“天使投資第一人”,遇到了自封的“比特幣首富”,會引起什么化學反應呢?

  很快,薛蠻子的熱度在幣圈刷爆,成為新的幣圈大佬。他開始在網上蹭熱點,發毒雞湯,不斷吸引吃瓜群眾的眼球,試圖以此翹動風光不再的影響力。

  當時的幣圈,作為最缺乏監管的資本市場,成為牛鬼蛇神樂園,阿貓阿狗都想來撈一把。把《烏合之眾》當成床頭書的薛蠻子,再次找到了發揮的舞臺,欣喜之情,不亞于發現新大陸。

  于是在40天時間里,薛蠻子自稱,已接連投資了近20個ICO項目。并宣揚自己是幣圈老韭菜,曾經靠投資瑞波幣賺了10個億,利用自己的“影響力”高調渲染一波,輿論一起來,關注的人多了,這個神秘又多金的新圈子開始被媒體關注,隨后ICO升值,薛趕快套現出手,大賺一筆,投資新的ICO項目,獲得數億美金。

  這種空手套白狼的發財之道,讓薛蠻子仿佛回到了從前。

  隨后便開始頻繁布局區塊鏈項目,參加區塊鏈峰會,會見數十家區塊鏈創業團隊,組建的“薛家班”團隊聚合了黑網站的朱潘、女弟子吳漢英等一群烏合之眾。

  薛蠻子趁勢成立蠻子基金,募集ICO項目,金額達到了1.3億元。這么扯的事情,全中國竟然有10萬人參與,中國的韭菜是真的多!

  還好監管層出手了,當年9月4日,ICO被定性為“未經批準非法融資行為”。緊接著,各ICO交易平臺紛紛清退,以李笑來為核心團隊的云幣網,也宣布于9月20日關閉所有交易。

  薛蠻子匆匆搭建而成的ICO城堡,瞬間土崩瓦解。

  有趣的是,在文件出臺當天他就表態:堅決擁護政府決定。隨后的微博內容幾乎全是雞湯段子、美食指南,曾經力捧的區塊鏈和ICO,都好像跟他沒關系似的。甚至在采訪中公開認為ICO及代幣投資不可持續,充斥著投機,都屬詐騙行為。

  所以說,見風使舵,也是一種從小練就的生存技能,一般要臉的人,恐怕真學不會。

  有人說,不要臉是詐騙的開始。這道理放在薛蠻子身上,適用嗎?

  十、

  答案是當然適用。別忘了薛蠻子的早年歲月,忽悠,正是他的看家本領。

  2017年11月,ICO夢斷的薛蠻子,忽然高調宣布,說自己在日本買了一條街,以“日本蠻子民宿”項目為名,發起在線募資,給出年平均回報在10-13%的承諾,此外還有40%的消費金額贈送。很快,400萬募資名額,被中國韭民秒搶。

  薛蠻子見有人上鉤,如法炮制,又弄了個“泰國蠻子民宿”,再割一輪韭菜。

  2019年3月,66歲的薛蠻子來到柬埔寨,開啟了“房產倒賣”掘金之旅,又一波韭民被忽悠去“吃螃蟹”。

  薛蠻子又繼續造勢,吹噓自己在柬埔寨買的土地比澳門還大,又拿偶然合影的明星當道具,說將聯手吳宗憲等明星,在柬埔寨投資地產項目……

  事實卻是,薛蠻子只是去日本的那條街轉了轉,為那些老房子拍了幾張照。

  至于泰國民宿,他就在那邊住了幾個晚上,然后就走了,所謂的投資純屬扯淡!

  而他聲稱在柬埔寨買的地,其實只是過去站了一下臺,忽悠國內大量的韭菜去柬埔寨西港買荒地,他掙中介費。

  隨后,他在國內投資、站臺的項目,如10月爆雷的51信用卡,也被多家媒體曝光是騙子項目。

  一時之間,全網都是追討“血汗錢”的申訴,更有人揚言,要對薛蠻子實行“非法追款”手段。

  薛蠻子失聯了。

  如今,雖然薛的微博還偶有更新,但是那些韭菜們的巨額損失,恐怕是再也無人回復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www.fkvyf.com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

GMT+8, 2020-2-25 08:01 , Processed in 1.140727 second(s), 16 queries .

外匯交易平臺

Powered by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X3.4 © 2011-2017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方言915
快速回復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