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3830|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深圳风采35选7几点开奖: 果味VIP:德云社再爆「雷」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2-12 17:25:0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1996年,德云社的前身北京相聲大會正式拉桿,這個屬鼠的相聲團體,將在明年迎來自己的第二個本命年。

  在中國人的印象中,本命年是一道坎,而即將24歲的德云社,也迎來了成立以來的又一次沖擊,這次,惹事的不是已經家大業大的郭德綱,而是他手下最火的徒弟:張云雷,而因為表演內容低俗,由張云雷爆出的雷,還差點崩到了郭德綱。
張云雷

  01. 定向爆破張云雷

  在被挖出十幾年前調侃劉胡蘭、董存瑞等革命烈士的演出視頻后,郭德綱很久沒發聲,只是默默的在微博上點贊并轉發了一位叫做馬元的普通演員的微博。
郭德綱和馬元互動

  這條微博反擊了批評郭德綱的聲音:

  「真奇怪扣帽子的人聽沒聽懂過這相聲!此段相聲里明明通篇在調侃和諷刺如此「菜刀說」的那個人的形象!大家的笑聲更是在對「菜刀說」的嘲諷!調侃的不是英烈,而是「菜刀說」的角色!你要理解為英烈們真的面對菜刀,證明你比菜刀說更齷齪!」

  這一天,是5月16日。

  隨后,相聲吧吧主「疾如風徐如林」發布了一篇名為《對馬元老師微博的看法》的帖子,被撤銷了吧主職務。

  5月23日,西城區文旅局相關人員表示,德云社在轄區內演出未發生違法違規問題。

  而郭德綱那段「調侃先烈」的演出視頻,發生在已經被撤并的宣武區轄區內。

  然而郭德綱的徒弟們就沒有這么容易被放過了,尤其是紅的出圈的張云雷。

  年中的時候,張云雷被人曝光在2018年12月的演出中調侃地震災區和解放軍,為此受到了極大的輿論譴責。
張云雷這次遭到了更高規格批評

  就在2019年即將過去之際,張云雷又被曝出在演出中調侃京京劇名家李世濟、張火丁,侮辱女性,繼而被中國京劇程派藝術研究會發表聲明,譴責這種不當行為并要求當事人公開道歉。

  此時,郭德綱正在國外進行巡演。

  有人找出了郭德綱當年關于「臺上無大小臺下立規矩」的話,來給張云雷定性:

  「相聲不能說外人,這是規矩,臺上我也只能說說于謙如何如何,說外人就凈勝道歉了,不可以?!?br />
  終于,在強大的全網輿論壓力下,張云雷再次為自己的言行道歉。

  其實張云雷最近已經收斂了很多,現在每場必須唱的北京小曲《探清水河》,張云雷再唱的時候,已經把「兩口子賣大煙」改成了「兩口子落平川」。

  但預計的第三波道歉恐怕已經在路上了:已經有人扒出來,2018年發布的張云雷楊九郎《鈴鐺譜》演出中,有這樣一段:「北京人就愛玩兒兒媳婦,只要這兒媳婦熬得了,想怎么玩兒就怎么玩兒」。

  而由張云雷第二次道歉引發的余震還未平息。

  12月8日晚,岳云鵬和孫越在北京奧體中心體育館舉行專場演出,結束后,「岳云鵬哭了」的話題就登上了熱搜。
岳云鵬哭了

  原因很簡單,場館要求岳云鵬和孫越的節目必須在晚上10點前結束。

  在德云社以往的幾千場商演,很少發生過晚上10點下臺的情況,德云社一般與場館方面的關系都非常好,畢竟德云社也能夠給場館帶來不菲的收入。

  但這次不一樣。

  在此前3天,文化和旅游部發布關于《文化和旅游部關于進一步加強演出市場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其中提到,需突出監管重點,重點加強脫口秀、相聲以及先鋒話劇、實驗話劇等語言類節目的內容審核和現場監管。

  02. 相聲界第三次路線斗爭

  這至少是德云社不長的歷史上,第三次面對「反三俗」。

  2006年,剛剛有點小起色的郭德綱,被連哄帶騙的參加了一個座談會,在會上以姜昆、劉蘭芳、李金斗為代表的數十名相聲演員,第一次提出了要抵制相聲中的庸俗、低俗、媚俗。
當年主動邀請姜昆和李金斗的郭德綱

  郭德綱黑著臉參加完了座談會,回去就把會上的這些發言當成報復,創作了自己的代表作之一《我要反三俗》,這和《論相聲五十年之現狀》、《我要上春晚》一起,成了相聲「江湖與廟堂之爭」三大戰役,譏諷主流相聲都是「太監」、人前反三俗,被窩看毛片。

  自己人也加入到了「反三俗」的隊伍中,曾在德云社演出3年的劉文步,因利益問題與郭德綱分道揚鑣返回天津后,旋即成為「郭德綱反津門」言論宣傳干事,并同楊志剛一起對媒體大罵郭德綱欺師滅祖、不認師父楊志剛的「卑劣事?!?。

  于是郭德綱直接寫了一篇《我是郭德綱》,稱劉文步「三次與有夫之婦通奸,三次入獄」,揭露身為天津紅橋區文化館館長的楊志剛「家中裝修公款報銷」、「與女同事同居」等作風問題。

  第一次反三俗運動還沒正式開始,就遭到了觀眾的群嘲,姜昆等「主流相聲演員」,反而成了德云社加冕的墊腳石。

  第二次「反三俗」運動在2010年,也是也是德云社到目前為止最大的一次?;?,也稱為「德云社八月風波」。
李鶴彪道歉并被拘留

  當年郭德綱的別墅被曝侵占公共綠地,北京臺《每日文娛播報》記者,前武警戰士周廣甫和郭德綱的徒弟李鶴彪發生了肢體沖突。

  隨后,郭德綱在演出中直接現掛罵了周記者:

  「中國演藝圈就兩個人敢打記者,一個李亞鵬,一個李鶴彪,在我心中這兩人是一樣的?!?br />
  沒想到的是,幾天后高層在對文藝界講話中隨口一句「反三俗」成為郭德綱本命年中最大的坎,德云社迅速成為各級反三俗工作的靶子,自省自查停業整頓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
2010年停業整頓的德云社

  那時候的郭德綱才36歲,他暗自打定了主意,真不行就等著,等個10年,也才46歲。
鋼絲節讓郭德綱獲得更多支持

  但事情遠比郭德綱估計的順利的多,這年9月中旬,在多方努力下,德云社重張開業,從此就有了「綱絲節」,在那場演出上,郭德綱喊出了一句值得銘記的口號:「雪辱霜欺,梅花依舊向陽紅」!

  03. 靠捧哏看相聲的墳

  2010年的「八月風波」中,德云社骨干成員李菁、何云偉相繼退出德云社。到了11月,曹云金和劉云天也宣布退出德云社。
郭德綱與早期德云社成員何云偉(左一)、曹云金(后左二)

  這對郭德綱的傷害是巨大的,不僅僅因為何云偉和曹云金是他從小帶起來的徒弟,也因為兩個人實際上繼承了郭德綱的優點:何云偉的傳統段子功底好,曹云金則是舉手抬足有郭德綱的「壞」勁,這兩個人的退出,實際上斷了德云社中生代的舞臺復興之路。
右一為王玥波

  再加上之前有創作能力的徐德亮和王玥波離開,郭德綱想再走純相聲的路,其實已經不可能了。
馮鞏和牛群

  要知道,即使是被郭德綱樹為反面典型的姜昆和馮鞏,有《虎口遐想》和《小偷公司》這樣的作品,也足以進入相聲史冊了。

  而缺少了創作助力的郭德綱,只好一遍遍地在于謙和虛構的于謙父親身上找段子。

  郭德綱對北京臺和同行,以及背叛師門徒弟的恨意,由此而生。

  對叛徒,他留下了經典的一段話:

  「你把他當親兒子,他沒把你當親爸爸!我挺厭惡有一種人,不明白任何情況,就勸你一定要大度的人。這種人你要離他遠一點,因為雷劈他的時候會連累到你!啊,扎你一刀,你這血還沒擦干凈呢,他在那,哎,你要勇敢起來,你死不死,你知道我經歷了什么?!?br />
  自那以后,更大范圍的同行,漸漸成了郭德綱段子里的???,「我最大的貢獻就是讓同行們團結了起來」也成為郭德綱經常講的段子。甚至每次專場結束都會唱的《大實話》詞改成了:「說同行親,不那么親,勾心斗角好寒心?!?br />
  同行也沒繞了郭德綱,他在臺上演出,臺下有人喬裝打扮,拿著小本記他的錯誤,然后到有關部門去報告。
郭德綱和王曉東

  北京臺臺長王曉東因病去世,郭德綱在微博發布了一首打油詩,而王曉東當臺長的時候,在北京電視臺實現了同工同酬制度,是所有基層員工最感激的人,也因此,北京臺直接在食堂開設一道「油炸綱」的菜品。

  但這種近似于泄憤的方法,并不能解決德云社的人才問題。

  就以現在德云社主力的演員來說,岳云鵬太笨,孟鶴堂太單,張云雷太弱,燒餅太鬧,張鶴倫呢,在于謙眼里,都是拿二人轉的方法來說相聲,這些人最多只能火一時,別說接郭德綱的班,連能正大位的可能都沒有。
郭麒麟在《慶余年》里出演角色

  惟有郭德綱和于謙嘔心培養的郭麒麟,天賦肉眼可見,屬于老天爺賞飯的那一檔,而且從他減肥這件事,他的毅力也是可怕,隱隱約約已經有了新大師的樣子。

  但郭麒麟實在太嫩了,需要不斷的磨練,也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向,郭德綱為了他,專門跑了趟天津,去見楊少華和他的兒子楊藝,而楊少華的搭檔,就是被郭德綱贊為「最會說相聲」的趙偉洲,郭麒麟的風格,現在則慢慢開始學趙偉洲了。
趙偉洲和楊少華

  無奈,趙偉洲是蘇文茂的徒弟,而郭德綱早就把蘇文茂給得罪了,只能曲線救國,通過楊少華父子的關系去聯系,而即便趙偉洲愿意幫忙,郭麒麟要想成,也至少還有十幾年的路要走。

  在這之前,德云社這座郭德綱嘴里「相聲的墳」,誰來守呢?

  郭德綱的策略是穩住一大批有水平的捧哏演員,畢竟「三分逗七分捧」,雖然逗哏是那畫龍點睛的一筆,點豆腐的鹵水,但眼睛之外的龍,磨好的豆子水,還是要靠捧哏的。

  于是能看到的是:

  從2010年開始,老郭把相聲界最好的捧哏于謙留給了自己;把中生代最好的捧哏孫越留給了岳云鵬;把徒弟里最好的捧哏閻鶴祥留給了兒子,把德云社功夫最全面的捧哏高峰留給了徒子徒孫們。
閻鶴祥為郭麒麟捧哏峰

  這些捧哏除了臺風穩之外,最大的特點就是學歷普遍高過德云社的逗哏演員,相聲皇后于謙雖然第一學歷不高但后來也是正經的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高峰是天津農學院;岳云鵬的搭檔孫越曾經在北京動物園當動物,但他是中國農業大學畢業;郭麒麟的搭檔閻鶴祥畢業于北京工業大學通信工程專業;連前段時間因為懟觀眾出名的孫九香,也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

  而對應的,是初中肄業的郭德綱、岳云鵬、郭麒麟和小學肄業的張云雷等一眾逗哏演員,在德云社里,有「初二是個坎兒」的笑談。
  不管怎么說,有一批捧哏演員的壓陣,德云社暫時是安全的,對此,郭德綱心知肚明,不然他也不會在一次演出中,半開玩笑半當真的替于謙發誓:「如果退德云社,五雷轟頂」。

  04. 德云宇宙

  現在公認的郭德綱從相聲轉向多元化,是因為在德云社十五周年慶典上,郭德綱編排了的那部《中國相聲史》的相聲劇。
郭德綱演出現場

  據說這部相聲劇是由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的于謙做總導演,整個德云社排練了將近4個月,認真的介紹了從清末到現在將近100多年的相聲發展過程。

  結果剛開演半小時,觀眾席上就噓聲一片,全場喝倒彩,起哄退票,相聲劇一度演不下去。

  之后的表演中,張鶴倫、李鶴彪等人上來表演了一個大合唱,底下笑聲一片,鼓掌叫好聲不斷。

  于謙開玩笑和觀眾說:「你們這都不哄,哄剛才那個?」

  郭德綱也只能笑著說「我知道了,你們是不知道好歹?!?br />
  應該就是從那時開始,郭德綱選擇了徹底向市場靠近。
張云雷和粉絲合影

  于是德云社的年輕相聲演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明星化」,從張云雷刮起了德云女孩的旋風,進而孟鶴堂,秦霄賢,張九龍,王九龍等一批相貌不錯的新角被快速推廣,相應的,德云社那批純粹聽相聲的老粉絲被洗了出去,換進來的是聽相聲打著熒光棒的飯圈女孩。連騰訊視頻推出的德云社團綜《德云供笑社》,廣告都換成了「新的流量繼承者is coming」。
德云天團

  這種現象對相聲這個行業是好是壞呢?

  別人不知道答案,或許還認為現在的德云女孩總能開口唱幾段傳統小曲,甚至還能哼哼幾段京劇,也是傳統藝術的回歸。

  而只有郭德綱清醒的知道,相聲已經進入了奄奄一息的階段。

  在一次采訪中,年過四十的郭德綱說:「曾經有人問過我,你是相聲界的什么人,我說我就是一個看墳的,這行完了!完了……真的……」
王晶

  在《圓桌派》里,那個裝瘋賣傻的王晶認真的說,中國大陸的喜劇很難做出來,因為喜劇內核就是反道德的,但是中國對文藝作品的道德水平要求太高了,能出一個沈騰徐崢已經很不錯了。

  站在中國相聲最后一代宗師的俯視視角上,郭德綱應該已經明白:不是姜昆和馮鞏向外突破的氣宗無能,也不是德云社反求諸己苦練基本功的劍宗不認真。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德云社的多事2019

  于是德云社的演員們,已經悄悄的突出重圍了,郭麒麟一年只說四場相聲,在《慶余年》里大放光彩;張云雷的微博認證加上了歌手,兩首單曲《毓貞》和《藍色天空》也多次打破QQ音樂紀錄;岳云鵬立志當影帝;燒餅在向時尚圈發展,帶著張九齡、王九龍曹鶴陽為北京三里屯一家叫做「華人青年」的服裝潮牌店進行開幕站臺。

  至于郭德綱自己,只能拿出一個人堅守陣地的心態:守得住光榮,守不住也光榮。
郭德綱出演濟公

  不了解郭德綱的人,還以為在他身上,又是一個被用濫了的「屠龍少年終成惡龍」的橋段,其實這個小黑胖子,連騎龍的尹志平都算不上。

  畢竟,剛嚴肅批判過張云雷的京劇界,這幾天才正灰頭土臉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www.fkvyf.com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

GMT+8, 2020-2-24 15:27 , Processed in 1.156354 second(s), 16 queries .

外匯交易平臺

Powered by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X3.4 © 2011-2017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方言915
快速回復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