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3579|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深圳风采开奖彩票: 萬小刀:李田田,不愿意做“一頭好豬”的人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0-22 09:24:5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一、

  湘西女教師李田田曾寫過一首詩,名叫《一頭好豬》:

  給它什么就吃什么

  被欄桿包圍,什么都不想

  有時忘記喂食

  它叫幾聲就打鼾了

  大家都說這是頭好豬

  到年底,拖出來,按住,一刀下去

  將準備的香紙沾上豬血

  它才發出響亮的尖叫

  最后我們把香紙插在豬圈旁

  在李田田寫《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之前,她就是那樣一頭好豬,領導讓做什么就做什么,呆在學校里,不質疑,不反抗。

  她的悲劇就是她知道“一頭好豬”的命運——到年底,拖出來,按住,一刀下去。

  這首詩多少有些寓言她自己的處境,她不想做這樣一頭好豬,于是她開始反抗。她想跳出豬的宿命,來活出自己的人生。

  如果一定要做一頭豬的話,那就做一頭特立獨行的豬吧。

  二、

  王小波寫過一篇著名的雜文《一只特立獨行的豬》,文中那只豬也不想當一只普通的豬,它的豬生它作主,不喜歡被人類安排。

  文中有這么一段:(它)像山羊一樣敏捷,一米高的豬欄一跳就過;它還能跳上豬圈的房頂,這一點又像是貓……所以它總是到處游逛,根本就不在圈里呆著。

  王小波那個年代的人,經歷過文革,下過鄉插過隊,他們的人生就是不由自主的,是被設定的,他也想像那只豬一樣,過自己想要的人生,但是他過不了。

  時代當然是進步很多了,王小波只能用一頭豬的文章來隱射,李田田不僅可以用一首詩來隱射,還吹響了反抗的號角。

  但實際上,這個時代有很多心甘情愿做豬的人。有很多人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被安排了一生,被劃地為牢過一生,他們想反抗,但看看四周的冰冷的柵欄,想到沖出柵欄后的叵測,再看看其他酣睡的豬,最終打消了反抗的念頭,只好做一只清醒而又痛苦的豬。

  有更多的豬,適應了豬圈的生活,對被安排的一生渾然不覺,我覺得這才是最幸福的豬。它可以過完一生吃了睡、睡了吃的幸福生活,痛苦只是最后成為“盤中餐”的那一刻。

  那些清醒的豬,每天吃食的時候,一想到自己吃肥了,就要成為“盤中餐”,它哪里還咽得下?

  所以我說清醒的豬最痛苦。

  三、

  十多年前,我曾在泉州鞋廠寫過一篇短文《像豬一樣幸?!?。

  之所以想像豬一樣幸福,其實是因為自已是一只清醒的豬,因為清醒很痛苦,于是寧愿做一頭吃了睡、睡了吃、不去憧憬理想的豬,這樣才能幸福。

  但是,當一只豬知道了自己最終的歸宿就是“盤中餐”時,又怎么能幸福呢?

  我那篇《像豬一樣幸?!肥欽庋吹模?br />
  多年前,我覺得豬才是這世界最幸福的動物。除了吃就是睡,不需要娛樂不需要愛情不需要精神生活,單純而快樂,麻木以至忘卻痛楚。

  王小波在《革命時期的愛情》里說,在革命時期里,我只有把自已當做一頭豬來獲取安寧。他甚至號召人們都來做《一只特立獨行的豬》。

  我總在說世界生病了,沒有人能醫治得了。我自詡刀哥,時常張牙舞爪地拿著手術刀,在空中揮舞,一如唐吉柯德鏖戰風車,終于,我知道我病了。我也明白了現實世界沒有薜神醫,沒有長白山人參,救不了阿珠也救不了阿紫。

  還有哪些努力可以無謂?不如淪落成一頭豬來獲取安寧。

  讀高中的時候,有位女生總喊我呆子,就像孫悟空喜歡這樣叫八戒。

  真的,我真喜歡做一頭豬,沒心沒肺,有吃有喝,也不會去想劈什么柴喂什么馬,呆在豬圈里,不知道天高也不知道地厚,就這樣迷糊至死。

  在我一年半的大學生活中,我努力地去做一頭豬,不去戀愛,不玩游戲,不胡思亂想,該上課時去上課,該吃飯時去吃飯,我以為我是一頭合格的豬。

  終于有一天,我跟兩個同學,一起登上學校新建的十幾層高的圖書館,我站在上面,那個冬天四處積雪,微弱的陽光被肆虐的北風吹滅。

  我冷。

  我跟朋友說,我很冷。

  他們說那下去吧。

  我說不,我希望北風來得更猛烈些。

  我變態,一如高爾基筆下的海燕。

  我張開雙臂,站在樓房的邊沿,突然有一種想飛的沖動。天空灰蒙蒙的,春暉湖結起了厚厚的冰,彼此輝映。我想起海子的詩歌:所有的風都向你吹,所有的日子都為你破碎。

  然后我被兩同學抱住拖下樓房。我很慶幸,一直到今天,仍然病態地活著。

  草坪上有很多女生,漂亮的不漂亮的,無關緊要,是女生就好。她們在復習,馬上就考試。我拿著一張復印下來的《考試重點筆記》,躺在草坪上,然后點根煙,吸了兩口,將復印紙燒兩個洞,它變成哥倫布的望遠鏡,我將兩只眼睛塞進兩個洞,我要發現新大陸。

  世道輪回,報應不爽,周潤發說,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終于三門不及格,紅顏禍水。

  在我的大學里,始終做不了一頭幸福的豬,一年半以后,未及告別,遠走他鄉。天津有多少高樓大廈,我架過多少腳手架。十八層的樓房不是地獄,二十八層的高樓不是天堂。我踩在鋼管上,榨取我最后的汗水,就像小時候幫母親擰干那些剛洗的衣服。

  風干肉體連帶著思想。

  竟然沒從高樓上掉下來,我的身上總是上演奇跡。

  我還去過興化去過東莞,做過保安也做過倉管。那些日子并不重要,像一部電影,被導演剪輯掉。我丟失了三年的生命,我還將丟失更多的生命。

  流水一樣的日子,流水一樣的文字。如今我在泉州,我在一家鞋廠里做假鞋。網友問我什么職業,我說做鞋的,問我什么單位,我說做假鞋會,他們以為我打錯字,以為是作家協會。

  但其實我只是一民工而已,或者說一頭豬而已。

  我終于明白,生物學的奇跡,如何將一個人異化成一頭豬:把人放在社會上,讓他摸爬混打,四處碰壁,打磨掉理想打磨掉欲望,于是一頭豬就這樣誕生了。

  如是豬,如是幸福。

  這是十年前在泉州鞋廠打工時寫的,雖然寫得比較消極,實際上是我郁郁不得志的一種宣泄。

  這么多年,我一直想做那只特立獨行的豬,我大學退學,我去當農民工,雖然多數時候被世俗的眼光所追殺,過著顛沛流離倉皇失措的生活,但我覺得很充實。

  我是想告訴大家,不要被身邊的處境所羈絆,不要前畏狼后畏虎,要說自己想說的話,做自己想做的事。

  雖然最后可能像王小波筆下那頭豬一樣,長著“長長的獠牙”,甚至仍然難逃“盤中餐”的命運,但那時和普通待宰的豬不一樣,普通的豬哀嚎著死去,而你卻有一種“雖萬千人,吾往矣”的視死如歸的豪情。

  如此一生,足矣!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

GMT+8, 2019-12-9 19:30 , Processed in 0.099113 second(s), 15 queries .

外匯交易平臺

Powered by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X3.4 © 2011-2017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方言915 十二生肖
快速回復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返回列表